首頁| 捐贈| 聯系我們| 浙江大學| 人才招聘 | 最多跑一次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名師觀點

浙大學者解讀《權利的游戲》:家族企業如何培養員工的忠誠?

發布時間:2019-06-11 09:56:50 來源:品牌公關部 瀏覽次數:

    今年,讓全世界粉絲翹首以待的《權力的游戲》最終季終于播出,盡管在粉絲的叫罵聲中謝幕,但它仍然是人類歷史上最為叫座的劇集。

    這部宏大的作品一直在描繪各大家族命運的跌宕起伏中展示復雜的人性。在筆者看來,每個人都在自己的內心世界里戰斗,這或許也是這部劇集能夠擁有數億擁躉最根本的原因。

    正如威廉·??思{(William Faulkner)所言,“人類充滿矛盾與自我沖突的內心,才是唯一值得文學家演繹的東西。”既讓觀眾感受到普世價值的存在,卻又同時展示其代價有多么昂貴,任何人都不得不在道德和己欲之間搖擺,并在矛盾自我中做出抉擇,這或許就是這部名著最核心的價值觀吧。 

    在《權力的游戲》中,這種矛盾其實最突出體現在忠誠與反叛的問題上,換言之,忠誠是一種動態變化的過程。

    1、忠誠的層級與分類

    所謂忠誠(loyalty),是指行為體對組織或者個人全力以赴地捍衛。它是任何組織得以形成和維系的核心要素,我們也通常用忠誠來描述其成員執行組織任務或者捍衛組織存續的意愿。在筆者看來,忠誠大致可以分為三個層級:信仰、制度認同和利益。下面,筆者就結合劇集來逐一討論。

    忠誠的第一個來源是信仰,它能夠塑造相對穩定且有效的忠誠。其中,信仰可以是崇拜憧憬,也可以是愛慕廝守,又或者是虔誠篤信等。例如,人們信仰某一種宗教,必然就會毫無保留地執行教旨,而不會理性分析其對錯。

    在劇集中,最為典型的信仰忠誠是愛情,一如獅子家的姐弟戀——詹姆和瑟曦。在第八季中,詹姆與小惡魔相會于臨冬城,小惡魔認為自己其實并不夠了解瑟曦,所以才會被中計,而詹姆則說:“她擅長用部分真相來掩蓋后續謊言。”這時提利昂則一語中的——“你和我不同,你一直知道她是怎樣的人,你也知道她要做什么,但你仍然會幫助她實現自己的意志”。

    詹姆是原著作者馬丁塑造的最為矛盾的人物之一,一方面他擁有著強烈的騎士情懷,一方面他又對自己的姐姐無比癡情,而當他對兩者的忠誠發生沖突時,他總是會選擇姐姐的意志,這其實也是獅子家在君臨城能夠始終屹立不倒的原因。

    大熊喬拉爵士對丹妮的虐戀也是典型的信仰忠誠,正如雪諾對他的評價——“如果讓喬拉爵士選擇一種死法,那他一定選擇為保護丹妮而死”,大熊的愛甚至不需要回報,他明知道自己與龍媽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但他的愛、他的行為都是那么義無反顧,直到他用生命守護了丹妮,實現了他的誓言。

    另外,其實無垢者們對于丹妮的忠誠也屬于信仰忠誠,因為后者從身心兩個方面都解放了曾為奴隸的他們。

    忠誠的第二個來源是制度認同,即組織成員對某一項正式或非正式的規則具有高度認同感,并愿意捍衛這樣的制度。

    “冬雪降,朔風起,孤狼死,群狼生”,如果奈德·史塔克泉下有知,那么他必會感到自豪,在各大家族分崩離析的最終季,狼家的孩子們終于聚首,共御那無盡的黑暗。而在收復臨冬城和重新整合北境的過程中,筆者嗅到了制度忠誠的味道,例如小熊女萊安娜·莫爾蒙,在狼家最需要幫助時,她伸出了援手,因為她記得北境封地的基本原則——“從此宣誓之日起,直到世界傾頹,除了史塔克家族,我們不承認任何北境的統治者。”這其實是歐洲封建制度中最常見的契約制度,即大領主將封地的一部分分封給小領主,并對他們提供安全保護,而小領主則要宣誓永遠效忠于大領主。

    提利昂和瓦里斯對于丹妮的忠誠,嚴格來說也是制度忠誠。他們只會選擇對平民生活最有利的制度建構,而丹妮在這方面的政治理想符合了他們的需要,因此當丹妮的行為違反了這些制度后,他們的忠誠也就開始動搖了。

    忠誠的第三個來源是利益關系,“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這句話在談及忠誠時依舊適用。但利益關系從來都是比較脆弱的,且可以分為不同的類型。

    比如利益共同體,可以用來描述塞外野人對雪諾的忠誠,大家都必須要對抗夜王,而且攜手作戰過多次,合作產生了外溢效果,雙方互信程度較高。當然,當共同敵人被消滅后,我們看到巨人殺手托蒙德還是帶著野人回了塞外,而不會繼續幫助雪諾與瑟曦決戰。再如利益聯盟,谷底騎士對珊莎·史塔克的忠誠,除了共同對抗敵人外還有一些其他方面的羈絆;珊莎的媽媽和上任谷地女領主是姐妹關系,雙方也有著長期的友好關系,相互信任度適中。

    最為脆弱的忠誠就是單純的利益相關者,雙方的合作本身沒有產生任何外溢效果,任何聯合都只是在瓜分利益,而且一方迫于某種形勢不得不依附于另一方,并隨時可能打破這種狀態,比如攸倫對瑟曦的投誠就屬于這一類,各取所需,并隨時準備彼此拋棄。

    2、退出與呼吁

    上述對于忠誠層級的分類,說明了一個大家習以為常卻未必認真思考過的問題——忠誠是一個動態過程,它可以進化,也可以衰退,甚至發生逆轉。

    那么上位者如何提升下位者的忠誠層級,同時避免其發生衰退呢?

    這里我們借用經濟學和社會學大師赫希曼(Hirschman)在《退出、呼吁與忠誠》一書中提出的邏輯來解釋這個問題。

    從理論上來說,任何一樁交易的完成是買賣方對商品的質量和價格達成一致的結果,但在現實中,買方要么會認為商品的質量相對于價格還可以進行提升,要么會認為相對于質量,價格還可以降低。這種期望質量或價格與實際感知、承受的質量或價格存在差距,經濟學稱之為“消費者剩余”( consumer surplus)。也就是說,盡管交易完成了,但是買方仍然認為交易可以繼續改進,以使自己收益更大。

    上述邏輯顯然也適用于忠誠,即下位者效忠后,他仍然希望在現有基礎上能夠獲得上位者更多的支持、體諒和認同等等,而當這些訴求無法繼續得到滿足,或已得到的承認遭到毀滅性破壞時,忠誠就會因為消費者剩余為負值而發生衰退乃至逆轉。據此,赫希曼提出了“退出”(exit)和“呼吁”(voice)的概念。所謂“退出”,我們可以簡單理解成提供忠誠服務的一方的退出甚至反叛。例如詹姆在得知瑟曦不會向北境增派一兵一卒來對抗異鬼時,毅然選擇孤身北上,他至少暫時拋棄了自己為之癲狂的愛。

    “呼吁”的界定則比較寬泛,例如向效忠者抱怨或投訴,以表達自己的不滿情緒。寬泛地講,呼吁包含任何意圖改變現狀而不退出的措施。例如小熊女萊安娜認為雪諾向丹妮宣誓效忠是對北境諸領主的背叛,她在會議上強烈反對了此事。

    退出與呼吁猶如硬幣的兩面,如果退出過于龐大和迅速,組織在感知其需要調整政策之前,就會面臨崩潰;如果只呼吁而不退出,那么組織就根本不會調整政策,最終還是會發生驟然退出的情況。

    從上位者的角度來說,他們最容易犯的錯誤就是對忠誠過于樂觀,對于其衰退的感知往往不夠及時和充分,哪怕是最高層級的忠誠,即消費者剩余無限大,也會因價值觀的本質不同而發生逆轉。

    例如劇集中詹姆“背叛”瑟曦,他可以為她毒死手無寸鐵的老嫗,也可以將小孩子推下高塔,更可以忍耐親生骨肉認他人為父。無論是沖鋒陷陣,還是權謀算計,詹姆為了瑟曦付出了所有。但在得知“瑟曦希望異鬼與聯軍兩敗俱傷,自己漁翁得利,哪怕背約也在所不惜”后,詹姆依然拋下了摯愛,只身前往北境代表自己參戰。事實上,在詹姆看到瑟曦稱王之后,就已經開始呼吁,尤其是在對抗異鬼的問題上,正是他的態度轉變才促成了龍穴會議,因此,詹姆的退出從本質上來講是其長期呼吁得不到應有重視的結果,也是其騎士精神占據上風的結果。

    呼吁行為往往來源于下位者的期望值無法得到邊際上的進一步滿足,退出行為則可能會因為下位者自己矛盾心理的轉化。盡管詹姆最后仍然為了瑟曦回到君臨并一同擁抱死亡,但之前的退出仍說明他的愛情與騎士精神并非永遠都是前者占上風。

    與此相比,我們再來看看丹妮對多斯拉克人的“征服”。她是卓戈·卡奧(前任大酋長)的妻子,按照多斯拉克部族的規定,必須在部族圣地作為女性議會成員了此一生。但是丹妮依靠自己不懼怕火焰的天賦,殺死了會議廳內所有的酋長,并且在熊熊烈焰中屹立不倒。多斯拉克人以強者為尊,就此確認了丹妮的最高領袖地位。隨后,丹妮騎著巨龍從天而降,并對整個部族發表了演說,這正應了部落的一個古老預言:一位勇士騎著能飛的駿馬指引全族的命運。

    按照傳統,每位大酋長都可以選擇數名血盟衛作為自己最信任的士兵,而丹妮則把所有部族勇士當作自己的血盟衛,這就進一步使得多斯拉克人對他的制度忠誠晉升為信仰忠誠,因此我們看到在異鬼進攻臨冬城時多斯拉克騎兵慷慨赴死,無人生還,這就是信仰忠誠的力量。

    再比如雪諾和野人們的關系,從最開始的敵對,一步步進化到利益共同體,盡管彼此生活方式不同,但卻能夠同仇敵愾,共御強敵。這不僅僅是因為異鬼的威脅,否則野人也不會幫助雪諾打贏“私生子之戰”,雪諾自身的誠懇和謹慎、不惜犧牲生命和信譽也要保護野人、對野人訴求的關注等等都是重要原因。 

    3、家族企業如何進行忠誠護持

    忠誠是組織存續和發展的必要條件,筆者曾撰文探討過家族企業的至高忠誠,即忠誠于誰的問題,筆者還撰文研判過血緣忠誠,即不同國家和文化下的人們如何理解血親的問題,本文則是關于如何解析忠誠本身,進而實現控制忠誠程度的問題。

    在家族企業中,忠誠的來源更為復雜,忠誠層級分布也較為廣泛,從信仰忠誠到利益忠誠的各種階段,都會同時存在。因此,進行忠誠培養的方式也是多樣的。

    忠誠培養的第一個要點是提高退出成本,在任何壟斷行業,退出的成本都是非常高昂的,而一般企業面臨的情況則是競爭對手本身就是替代選擇,追隨者的退出成本有限,最終企業主采用的方式主要是以提高職位和薪酬激勵為主。

    在家族企業中,一方面企業文化建設的比重通常會更大,因為家族企業追求社會情感財富和長期導向的特征總體上是比較明顯的,如果可以利用好這些條件,那么也自然會增強員工的歸屬感和認同感,也就提高了他們的退出成本。另一方面,家族企業有一種非常重要的類型,我們可稱之為“隱形冠軍”,它是在某個行業具體某個點上依靠自身不斷精進的技術而立足的,并且在這個領域內不可替代,這也就成為了其高昂退出成本的來源。因此,筆者還是鼓勵家族企業在專精方面的長線發展,并且逐步向“隱形冠軍”邁進,這會自動增加員工的忠誠度。 

    忠誠培養的第二個要點是降低呼吁成本,現實與《權力的游戲》很不同的一點就是呼吁成本會相對較低,但在家族企業中,其成本卻通常會高于一般的企業,這是家族企業權力相對集中的必然結果。因此,廣開言路,激勵員工說明自己對現有忠誠關系的邊際期望值,還是非常有必要的。

    第三,企業還要區分下表的四種情況,并設計相應機制。企業感知員工忠誠程度一定是滯后的,因此穩定組織發展的關鍵在于盡早發現相關的問題。

下表.png

    其中的悄然退出顯然是最不利的,因為企業無法感知忠誠層級衰退的原因,因此是企業最需要避免的情況;既不呼吁也不退出,則意味著企業運行情況相對穩定,但也無法感知忠誠衰減。因此,最需要關注的則是呼吁但不退出和呼吁沒有響應后憤然退出的兩種情況。

    從制度安排的角度來說,家族企業尤其需要建設固定的聽取呼吁的部門,同時還要激勵那些沉默的多數人來表達自己的期望值,并根據總體情況做出相應調整,以此方式來將忠誠層級提升至制度認同層面。

    任何優秀員工最初的入職考量,無非是其薪資和職業規劃的可能實現程度,但是在與企業發生互動之后,其忠誠層級就開始發生變化,而不同忠誠層級之間的關系則是根據利益多寡、互信程度、制度認同與價值觀合一程度而遞進的。

    這對于普通企業來說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既需要企業家有足夠的耐心,以持續展現出自身的魅力和對員工的關愛;同時還需要員工能夠將自身發展方向與企業目標調整到同一水平方向,甚至可以成為“事業合伙人”。

    另外,企業在與員工第一次簽訂契約時,應該盡量提高消費者剩余,以延長自己接受呼吁并做出政策調整的時間。

    (作者系浙江大學管理學院教授陳凌、浙江大學管理學院企業家學院助理研究員章迪禹)

 

 

 

文末二維碼.jpg

更多文章

社會報名
校友報名

* 姓名:
電話:
* E-mail:
單位:
* 職業:
郵編:
備注:
           

地址:杭州市余杭塘路866號浙江大學紫金港校區 郵編:310058|聯系我們

博悦彩票